对话北汽男排外援

时间:2017-12-06 13:56点击:

凯文·蒂略来自法国,诞生于一个体育世家,父亲是法国男排国家队的主教练,母亲和哥哥都是奥运会级别的运动员,弟弟也入选了国家青年队。去年奥运会,凯文和父亲、哥哥齐聚里约,传为一时佳话。

作为一名职业排球运动员,他能说一口流畅的英文。在接连入选法国男排国家少年队和青年队后,2009年,他进入加拿大汤普森河大学,并为校排球队效力,2011年通过论文后,凯文·蒂略进入美国加州大学欧文分校持续学习,并成为UCI校排球队的重要成员,连续两年进入全美第一阵容和全MPSF(太平洋山区运动同盟)第一阵容。毕业后,凯文先后效力于意大利联赛、土耳其联赛和波兰联赛。近三年,他所在的俱乐部均取得了所在联赛的冠军,上个赛季的波兰杯赛事中,凯文辅助队伍夺冠,他个人荣膺最佳主攻手。

北汽男排是凯文效力的第四个职业俱乐部。近日,北汽男排在主场连克河南江苏,凯文持续两场荣膺得分王。在接收我爱女排(ID: welovevolley)独家专访时,凯文告知我们,多年前的那个小男孩,实在并不想反复父亲走过的路。

这里的面包为什么又软又甜?

welovevolley:来到北京一个多月了,印象怎么样?喜欢中国吗?

Kevin:目前为止,我对中国印象非常好,享受我的经历,我喜欢这里的食品、这里的天气,喜欢这里的队友和俱乐部的工作职员,一切都很完善。

welovevolley:觉得中国菜怎么样?你刚说你喜欢这里的食物。

Kevin:当然,我必需让本人喜欢上中国菜,因为我天天都要吃。

welovevolley:有没有最喜欢的一道中国菜?

Kevin:我乐意尝试一切我以前没吃过的货色,除了鳝鱼,我不想吃那个。我喜欢田鸡,法国也有这道菜。

welovevolley:去过这边的法国餐厅吗?

Kevin:我还不去过这里的法国餐厅,我独一惦念的是法国面包,这里的面包太软了,而且有时候是甜的,很奇异,我喜欢咸面包。

welovevolley:你喜欢吃辣吗?

Kevin:我……喜欢,不过有时候太辣了。但来中国之前我吃辣的才能就进步了不少,所以现在还可以。

我不喜欢单独生活

welovevolley:我据说你妻子也在这?

Kevin:是的,她会做印度菜,英国人比较爱吃印度菜,这也是为什么我逐渐能吃辣的原因。

welovevolley:她喜欢中国菜吗?

Kevin:是的,她也喜欢,不过她吃的没我多。我们住在市中央,偶然会到外面吃中餐。她最好的朋友来自温哥华,是个台湾人,她们以前就常常一起吃,她也很喜欢亚洲的菜品,所以来到这里她很开心。

welovevolley:她在这里工作吗?

Kevin:不,她来这里陪我,短短五个月,她没有时间也找不到适合的工作,平时她就在外面走走、探索这个城市,顺便照料我,我不喜欢一个人生涯。

welovevolley:无论你去哪里,你的妻子一直都陪着你吗?

Kevin:是的,从前三年她一直陪在我身边,她之前在瑞士打排球,后来因为肩伤不打了,所以现在她只是随着我。

和佩林是大学同班同学

welovevolley:前段时光你们去深圳打客场,认为那边的气象跟这边有什么差异?

Kevin:哦,那差别可大了!那边温暖湿润,这边严寒干燥。

welovevolley:你更喜欢哪里的气候?

Kevin:我以前生活的地方温度都比较高,旧金山也比这边更暖和,不过我在加拿大和波兰待过,都比较冷,所以不论什么气象我都适应得来。

welovevolley:跟队友相处得怎么样?

Kevin:我觉得无论去哪,我都和队友相处得非常高兴,我是个比拟随和的人,喜欢意识新搭档,这是我第一次在中国人的队伍里打球,不外到现在所有都很顺利。就是语言上有些艰苦,因为许多人都不讲英语。

welovevolley:来这里之前你肯定斟酌过语言问题?

Kevin:当然,不过这不是什么问题,还有很多其他的方式可以交换。我以前在土耳其打过球,还有波兰,波兰那边队友会说英语,但那个城市的人们也不太讲英语。

welovevolley:平时会跟队友一起出去玩吗?跟队里谁的关系比较好?

Kevin:我刚来的时候跟丁慧一起在外面吃过两次晚饭,因为我住在市核心,他们在队里,所以大家能一起出去玩的机会很少,我和安娜(编者注:凯文的妻子)跟高登(编者注:北汽男排另一个外助约翰·高登·佩林)一起吃过几回,我在加拿大读书的时候和佩林是同班同窗,那时候咱们就在统一个球队打球。

我喜欢改变,喜欢体验新事物

welovevolley:我晓得你之前在波兰联赛一个俱乐部(ZAKSA K?dzierzynKo?le)打了两个赛季,而且打得都无比棒,成就也十分好。那么这个赛季为什么抉择来到中国联赛?

Kevin:这是一次全新的机会和休会。在波兰我得过两次联赛冠军,一次杯赛冠军,我想要改变,我喜欢转变,我喜欢新的挑衅。

welovevolley:可以跟我们讲一讲今年夏天的故事吗?据说你是常设决议转会北京的?

Kevin:是的,今年夏天我的肩膀和两个膝盖都受了伤,我之前在的这支波兰队是一个非常好的俱乐部,还是向我提出了续约,我说好,因为这是那时候我得到的最好的机会,而且它确切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,一个月后北京队问我要不要来这边打球,对我来说,这是一个可以来中国的百年不遇的机会,很少有人能来中国打球,所以我取舍了北京。对于那支波兰俱乐部,我非常负疚。但这是我的事业,我非常想体验一次中国联赛。

welovevolley:意大利、土耳其、波兰联赛都是世界上非常杰出、水平比较高的联赛,你觉得他们的优胜性在哪里?中国联赛跟他们比拟,差距在哪?

Kevin:我不知道,可能排球在欧洲更受欢送吧,我们设破了很多学校、体育中央,打排球的人很多。至于中国联赛,我在这的时间不是很长,还不是很懂得。

welovevolley:目前为止你感到自己最好的联赛体验是在哪里,为什么?

Kevin:实际上我最喜欢的经历是在美国,因为那时候我在大学里,打排球的唯一目标是提高自己,不是职业联赛,不波及金钱,你会更轻松更快活。分开大学当前开始打职业联赛,其实我去哪里都很开心,然而在波兰我们总是赢球,而且波兰人非常爱好排球,排球是他们的重要运动之一,所以你这个问题的谜底应当是在波兰。

期待对阵上海队

welovevolley:我知道你的队友林内尔也在中国联赛打球,还是冠军之师上海队,作为中国联赛最好的两支队伍,北京队和上海队确定会时常相遇,你如何面对这种情形?

Kevin:每年都会如斯,和国家队的队友效率于不同的俱乐部,成为对手,所以都一样,我们仍是好友人,这对我们俩来说都是一个全新的阅历,我们常常跟对方聊天,现在怎么样?打了多少场了?跟他做对手我老是很高兴,一旦上了赛场,我们都会全力以赴寻求成功,这也算是一个竞争吧,因为我们在国家队打同一个地位。

welovevolley:所以你很期待和上海队的比赛?

Kevin:当然,我总是很等待和国家队的队友比赛,异常有趣。

welovevolley:你对这个赛季有什么样的目的吗?

Kevin:目标?当然是赢球!无论我去哪里,我的目标都是赢球。对我个人来说,我盼望自己能在今年夏天的三次受伤之后,尽快恢复到最佳状况。

主攻就是场上什么活儿都得干

welovevolley:在赛季刚开始的时候你的状态并不是很好,跟队伍的磨合时间也有限,但是在上周六的比赛当中,你打得非常棒,得到了全队最高分,现在是不是觉得自己的状态、跟队伍的磨合也越来越好了?

Kevin: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打高水平的比赛了,还需要时间一步一步恢复。人们有时候会发生曲解,你不必定要一场比赛得个二十几分,场上还有很多其他的工作要做,而这就是我善于的处所,也是其他俱乐部想要我的起因。

welovevolley:你不爱好人们用得了多少分来评估一个运发动?

Kevin:我的意思是,假如一个人能得二三非常,那他也非常重要,但一个队是六个人在打球。举个例子,在波兰,很少有运动员一场比赛得二十分、二十五分,通常每个人大略就十分、十五分左右,得分更加平衡,这样的队伍也比较难以克服。我觉得这种均衡也是我们教练所追求的。

welovevolley:刚过去的大冠军杯中,你是以自由人的身份参赛,因为你的一传能力很强,所以下面这个问题你最有发言权,你觉得,对于一个人的一传能力,禀赋和努力,哪个更重要?

Kevin:我觉得努力更重要。如果你有天赋,你需要努力,如果你没有天赋,你须要更加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尽力。

welovevolley:作为一名主攻,你是怎么平衡自己的进攻和防守的?怎么对待进攻和一传之间的关联,哪个更重要?

Kevin:一个主攻在场上简直什么事件都要干,不像其余队友,或者专一进攻,或者专注一传,因为这是他们在场上的角色。而我要试着专注于每一件事,防守、一传、进攻,每当我触到球,我就要尽可能为步队发明好的机遇。对我来说,一传和进攻同样重要,实际上,在场上任何一个环节都同样主要。

小时候的自己并不想重复父亲走过的路

welovevolley:你们家是一个运动世家,我知道你的父亲是法国男排主教练,母亲、弟弟、还有哥哥都是运动员?

Kevin:我妈妈以前是荷兰国家队的队长,是荷兰最好的活动员之一。我父亲也在法国男排国家队做了良多年的主教练,我的哥哥是法国男篮国度队的队员,去年也加入了里约奥运会。所以……去年我在里约,我哥哥也在里约,我的父亲也在里约。我的弟弟在法国男篮青年队。

welovevolley:哥哥和弟弟打篮球,当时为什么就你挑选了打排球呢?

Kevin:因为我太矮了(笑)(编者注:凯文当初的身高200cm)。我的哥哥208cm,可能由于我小时候不喝汤吧(笑)。

welovevolley:你是从什么时候开端打排球的?

Kevin:15岁。

welovevolley:对一个这么高程度的运动员来说,这个年事似乎有点晚?

Kevin:是的,因为在那之前我一直打篮球。

welovevolley:而后因为个子不够高就废弃篮球改打排球了?有尝试过其他位置吗?

Kevin:是的,之前跟朋友打排球打得不错,就始终打下去了。刚开始我打的是二传,也打过几场自在人,因为我那时候切实太矮了。后来逐步长高,就固定在主攻位置了,主攻是我最喜欢的位置,因为能够统筹每个环节。

welovevolley:你的父亲是排球教练,为什么他的儿子总是想打篮球?

Kevin:因为我们不想打排球,不想和父母做同样的工作。

长城几乎无可比拟

welovevolley:那你现在喜欢上打排球了吗?

Kevin:嗯,其实我小时候就挺喜欢排球的,不过小男孩总是想跟兄长做同样的事情,所以那时候我就去打篮球了,后来发明自己排球打得更好,所以一直打到现在,我哥哥也是一样,只不过他篮球打得更好。我弟弟现在在美国一个大学打篮球。

welovevolley:除了排球,你还有什么其他喜欢的运动吗?

Kevin:沙排,我住在海边,很便利,不过不打职业比赛。在法国我们打的是3对3沙滩排球。

welovevolley:练习跟竞赛之余,你通常会做些什么?

Kevin:我会看看片子,玩电子游戏,有时候也会追我哥哥的篮球比赛。我觉得摸索生疏的城市是我最喜欢的,也是最有趣的一件事。北京真的很大,我已经去过长城了,那里简直太棒了,无与伦比。

栏目列表